書客居 > 明朝好丈夫 > 第五十一章:讓你丫的不學好

第五十一章:讓你丫的不學好


        “怎么回事?”

        柳乘風覺得很奇怪,打得好好的突然之間番子們如潮水一般退了出去,還沒有打過癮就這么跑了個一干二凈。

        “大人,方才我聽到了幾聲梆子響,這是番子們撤退的口令,多半是東廠那邊叫人撤了!崩匣舯淮虻脻M頭是包,兩只眼睛腫得比饅頭還要大,連他這么老實的人都紅了眼,捋著袖子一副有種來打死我的模樣。

        柳乘風看著他臉上又青又腫的樣子,不由笑了,道:“老霍,你年紀大了,以后不要再湊這熱鬧了,我有件事交代你去做!

        老霍道:“大人吩咐就是!

        柳乘風道:“咱們百戶所人太少,可是干系卻大,衛所里的校尉讓他們來巡街、坐堂還可以,真要碰到今天這個狀況怎么辦?反正現在手頭上有的是銀子,索性你代我去招一百個幫閑來,要年輕體壯有力氣的,忠厚的人最好!

        幫閑是明朝的傳統,不管是衙門還是衛所也都有這種先例。畢竟大明的編制只有這么多,朝廷也只發這么多餉,有些官忙不過來,自然而然就拿出私房錢來自己招募人手。比如一個縣衙,真正能吃皇糧的不會超過十個,至于其他如差役、轎夫、書吏其實都是縣尊自己雇傭的。

        衛所今日的表現雖然不錯,可是柳乘風立即發覺出了問題,這些人簡直就是一幫烏合之眾,拿他們去拉虎皮可以,可真要是有事也指望不上,F在手里有的是錢,等于是有了一座金山,倒不如招募一些幫閑來,好好地操練一下,作為后備力量。

        說來說去,其實還是煙花胡同的水太深了,沒有足夠的實力,是別想在這兒站住腳的。

        柳乘風對老霍交代一番,老霍這個人打架不在行,人也膽小,可是這種雜事卻能得心應手,天子腳下哪里的閑漢最多,哪些地方的人家是清白,這些都在他的肚子里記得牢牢的。老霍拍著胸脯道:“大人,沒說的,老霍出馬保證辦得妥妥帖帖的!

        正說著,云霄閣那邊卻傳出一陣打罵聲,柳乘風聽了皺起眉頭,他這里距離云霄閣不遠,只幾步路功夫,朝身后的校尉努努嘴道:“走,看看去!

        份子錢和保護費是一個道理,拿了人家的錢,當然要為別人排憂解難,現在有人敢在云霄閣鬧事,就等于是砸百戶所的招牌。

        跨入云霄閣,便看到幾個護衛模樣的人開始砸店了,這些護衛很是彪悍,在他們腳下,已是打倒了不少云霄閣的伙計,一只手掌拍下去,連楠木的八仙桌都似乎要垮下去一樣。

        被另一群護衛擁簇在一邊的,則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還有一個管家模樣光潔著下巴的青年,這青年便是劉伴伴,劉伴伴一見柳乘風,便尖著嗓子大叫:“柳百戶來得好,他們居然敢勒索咱們……咱們少爺,快把這些人全部拿下治罪!

        柳乘風看著他們,心里便想:“這些人多半是哪個公侯的家人,想不到鬧事鬧到這兒來了!

        那云霄閣的老鴇淚眼婆挲地過來,道:“是這些人來鬧事,大人看看,在這兒又是掀桌子又是砸椅子的,這還像話嗎?這些人在這兒吃了茶用了糕點,卻說忘了帶銀錢出來,說是明兒叫人來還,這是什么道理?奴家當然不肯放他們出去,人一離了咱們閣樓,這錢還要得回來嗎?”

        那一身錦衣的少年怒道:“幾兩銀子而已,誰稀罕?”

        柳乘風目光落在這錦衣少年的身上,心里頭發火了,這家伙居然比自己還無恥,沒錢付賬還敢這么囂張。

        柳乘風的臉色陰沉下來,壓著嗓子道:“來人,先把這幾人押回百戶所再說!

        “你敢!”劉伴伴怒了,道:“你可知道我家公子是誰?”

        柳乘風撇撇嘴,道:“拿下!”

        身后的校尉立即出動,而這公子的護衛也紛紛毫不客氣地要動手,反倒是那個公子大喝一聲:“都退下!”他這一句話威勢十足,保護他的護衛呆了一下,居然立即停了手,一動不動。

        公子笑呵呵地朝柳乘風道:“柳百戶,久仰,久仰。你要拿我倒也簡單,不如你我來打斗一場,若是我勝了,便放我們走,可要是我輸了,便十倍賠償這里的東家,怎么樣?”說罷對左右的人道:“都站開一些,我要和柳百戶比試比試,不要過來!

        柳乘風不禁笑了,一個小破孩子跑來向自己挑戰,若說是比一比行書作畫倒也罷了,偏偏是比武藝。柳乘風連三腳貓的功夫都不會,現在卻要和一個孩子打架,簡直就是笑話。

        這公子見柳乘風一副不屑的樣子,心里暗想:“好啊,他竟敢瞧不起我!鄙倌耆耸懿坏脷,更何況這公子平素就生活優渥,所有人寵著溺著,這時候已是躍躍欲試了,大叫一聲:“看我的拳頭……”右手握拳,身子如小牛犢一般飛快地沖到柳乘風的身前,直搗柳乘風的胸口。

        柳乘風呆住了,擦,居然敢襲擊錦衣衛百戶?還真拿百戶不當命官了。他的反應也是極快,抬起腿來,一腳直接伸過去,這個少年還在發育階段,氣力哪有柳乘風大?拳頭還沒有挨到柳乘風的衣服,柳乘風便一腳踹中了他的肚子。少年痛呼一聲,捂著肚子一屁股倒了下去。

        “少爺……”劉伴伴驚叫一聲,已經嚇得面如土色,魂不附體。

        少年卻是眼睛一亮,不由叫了一聲:“好腿法,好功夫。今日果然是遇到對手了!闭f罷又翻起身來,躍躍欲試地道:“再來!

        好功夫……這一句夸獎讓柳乘風目瞪口呆,他實在想不通,自己什么時候居然有了一手好功夫,難道毆打一個屁大的孩子也叫好功夫?

        其實他哪里知道,這少年自幼跟著武師學武藝,因為身份尊貴,武師們怕傷了他,自然是對他百般遷就,所以雖然學了七八年,其實這少年除了練了一些假把式之外,對所謂的功夫也和柳乘風一樣都是一竅不通。

        而且這少年自詡自己學藝有成,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與人比試,先是和武師來打,武師怕傷了他,自然是處處留手,結果這少年竟是屢戰屢勝,后來一人對敵七八個護衛,那些護衛也早已有了劉伴伴這些人的授意,那少年的拳頭一到,便立即人仰馬翻,一個個甘拜下風。

        如此一來,少年就自以為自己有了一身神功,但凡在京城里聽說某個人拳腳厲害,便叫劉伴伴請來,那些請來的武師都是攝于他的身份,最后佯裝不敵。再加上劉伴伴這些奴才今日一句神功蓋世,明日一句萬人敵的吹捧。少年不但驕傲自滿,也早就高手寂寞了很久了。

        方才他在樓上先看柳乘風以一敵百毫發未傷,早已對柳乘風驚為天人。而如今又來試柳乘風的拳腳,誰曾想自己最得意的黑虎掏心狠狠砸過去,對方居然只不經意地一腳踹過來便打了他一個人仰馬翻,這不是高人、不是好功夫是什么?

        少年的眼中掠過一絲狂熱,無敵了這么久終于尋到了一個真正的對手,讓他熱血都沸騰起來,心里暗暗想:這人的功夫果然是神鬼莫測,以往我這一拳過去,便是號稱百人斬的烏江侯都接不住,想不到他竟是輕描淡寫地便化解了。好,今日便亮出我的真本事來。

        說罷兩腿狠狠頓地,大叫一聲:“看我的厲害!庇质菦_過去,這一次居然是凌空腿,身體在半空打了個半旋,右腿如秋風掃落葉一樣踢向柳乘風的右肩。

        不得不說,這一個把式很具有觀賞性,很像……很像什么來著?

        柳乘風的腦子如電閃了一下,想起來了,像是街頭賣藝的。

        柳乘風生氣了,好家伙,居然敢襲擊百戶,真是沒有王法了,等這少年的腿踢過來,柳乘風握拳重重地朝他腿上砸過去,心里憤恨地大罵:“讓你不學好,讓你襲擊百戶,讓你玩江湖把式……”

        “啪噠……”拳頭入肉的聲音傳出來,柳乘風一拳狠狠砸在少年的腿上,少年痛得低呼一聲,整個人又一次重重地摔在地上。

        ;


  (http://www.690070.buzz/a/25/25254/5455847.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簑ww.690070.buzz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