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明朝好丈夫 > 第三百三十章:你是痛快了 朕卻為難了

第三百三十章:你是痛快了 朕卻為難了


        第三百三十章:你是痛快了  朕卻為難了

        坤寧宮香煙靄靄,靠著鳳榻是一處小幾案,案上擺著香茶,剛從江西送來的廬山云霧。w  w  w.h  u  n  h  u  n.n  e  t混*混  小    說  網/ 《》廣告 全  文  字txt下載茶水帶著馨香,乍然聞之,百骸皆舒。

        坐在鳳榻上的張皇后手依著高枕,霞衣披落遮住了羅裙,一雙鳳目時張時闔,深邃悠遠。

        坐在榻上另一側的朱佑樘端起了幾案上的茶盞,一炷香到現在,他沒有吭聲,臉色陰沉,什么也沒有說。

        而側坐在這塌下的朱厚照則滿是悲憤,口里絮絮叨叨,朱厚照所講的,當然是那一日的情景,學生軍操練,火銃炸膛,柳乘風勃然大怒,將他勸走,而現在,柳乘風卻關押了起來,押在了順天府的大牢里。

        朱厚照被柳乘風態度堅決的勸回去的時候,心里還有幾分不悅,柳師傅明明沒有將他當自己人,有了事卻是將自己支開?墒堑鹊搅孙L大鬧工部的事傳出來,朱厚照呆了。

        柳師傅對他的拳拳愛護之心,朱厚照豈會不明白,他自呱呱墜地,愛護他的人從來不缺,可是朱厚照比誰都聰明,豈會不明白,那些愛護他的人,不過是想從他身上得到所要的東西而已。柳師傅卻不一樣,明知這一次要出事,換了別人,多半是慫恿自己去鬧,如此一來,既可讓自己做擋箭牌,又可狐假虎威,偏偏柳乘風就如他的父皇一樣,首先要做的,卻是將他藏在自己的身后,天大的事,也是柳師傅頂著。

        到后來,朱厚照才明白臨走時柳乘風對自己說的那一番話。

        “太子殿下是國之儲君,有些事還是回避了的好!

        柳師傅為了自己的聲譽,寧愿身陷牢獄,也不愿意牽涉到自己身上。愛護之情,可謂真切。

        朱厚照急了,整個人失魂落魄起來,將自己關在書房里,寫了一些字,這些字都是柳乘風交給他的課業,越是寫,越是心亂如麻,握住那筆時,朱厚照甚至想起,柳乘風教導他行書時,握住他的手,一邊講解,一邊牽引著他的手臂在紙上行文的場景。

        “殿下就是未來的天子,大明蒼生,江山社稷盡皆維系殿下一身,因此,殿下的字一定要練好,否則將來批閱奏書,豈不是要教文武百官們笑話?”

        這些話,朱厚照以前聽的似懂非懂,甚至當時心里還在腹誹,將來本宮若是做了天子,誰敢笑話本宮?

        只是現在想起來,卻不禁淚眼婆挲。跟我讀h-u-n混*h-u-n混*小-說-網  請牢記

        朱厚照擱了筆,隨即就入宮了。事到如今,得把話說明白,他是個倔強的人,自懂事起,就不曾對著父皇母后哭過,在他眼里,男子漢大丈夫,豈可揮淚?只是今日,說著說著,他的眼眶便不禁朦朧了,強忍著沒有掉下來的淚水,總算期期艾艾的把事情說了個清楚。

        朱佑樘沒有做聲,這才幾天,前些日子還在夸柳乘風消停了呢,誰知又鬧出了這么大的事。

        對朱佑樘來說,任何事都需從利弊的角度出發,柳乘風鬧工部,雖然占了理,可是現在那席敏重傷,這是什么?說是蓄意謀殺朝廷命官,卻也不算栽贓。況且朱佑樘知道,柳乘風這一次打著的幌子,是火銃……

        火銃就關乎著造作局,造作局里有什么幺蛾子,內閣知道,朱佑樘也知道,這爛攤子,早已糜爛了幾十年了,從文皇帝到現在,為何無人根治?

        朱佑樘勵精圖治,明知造作局里有鬼,又為何不根治?

        不是朱佑樘不想,而是這里頭牽涉太大,朱佑樘沒有這個勇氣。

        若只是牽涉一個工部,朱佑樘快刀斬亂麻,也就是了?墒侵煊娱堂靼,造作局里牽涉的何止是一個工部,這里頭,關乎著邊軍和京衛,不少邊軍和京衛的將領都牽扯其中,與造作局休戚與共。若是朱佑樘向造作局動手,會是什么后果?

        任何東西,牽涉到了京衛和邊鎮,就變得無比敏感起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雖說朝廷對軍隊控制還算嚴格,可是一旦大量的武官生出憤恨之心,難保不會出亂子。

        所以這種事,文皇帝在的時候無解,歷代先帝也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朱佑樘也只能隨波逐流。

        可是現在,柳乘風這家伙,居然把造作局捅了出來,現在的朱佑樘能有什么選擇,難道借機去把造作局搗個稀巴爛?若當真如此,事情只會越來越糟。

        現在整個朝野,都是一面倒的指責柳乘風,京衛和邊鎮,都在盯著宮中的一舉一動,若是自己一旦采納柳乘風,從而對造作局動手,立即就會引來滅頂之災。

        朱佑樘深吸了口氣,陰沉著臉,什么都沒有說,這時候他能說什么?

        朱厚照說完了,見父皇不吭聲,便道:“父皇,明明是工部無法無天,現在順天府拿的卻是柳師傅,這是什么道理?父皇若是不為柳師傅做主,兒臣……兒臣……”

        朱佑樘嘆了口氣,道:“這件事沒這么簡單,柳乘風這一次,朕也未必能保全他,平時就和他說,不要意氣用事,他的用心,朕能體諒,可是他行事太過了,要補救,只怕也不容易!

        “陛下……”看著朱厚照一副失望之色,張皇后輕輕一笑,低喚一聲道:“陛下此言差矣。正如陛下所說,柳乘風行事是孟浪了一些?墒窃捰终f回來,工部那邊膽子是太大了,太子親自督軍,他們卻交割這種低劣的火銃來,還傷了這么多將士,現在想來,臣妾還后怕著呢,陛下想想看,若是當時是厚照放的火銃,不是那些將士,厚照若是傷了哪里……”

        朱佑樘聽了,不禁緊張起來,張皇后說的沒有錯,若是這火銃是朱厚照放的,自己這唯一的獨子,豈不是也要遭殃。想到這里,朱佑樘的臉色驟變,朱厚照是他唯一的血脈,是大明未來的天子,工部那些人未免也太張狂了,厚照親自督軍,他們貪瀆倒也罷了,至少也該拿些好的火銃出來,也是天幸出事的不是太子,否則朱佑樘非要氣死不可。

        張皇后見朱佑樘動容,莞爾一笑,繼續道:“想必柳乘風正是因為如此,才生了這么大的火氣,陛下,厚照可是柳乘風的門生呢,平時對厚照可謂愛護有加,若是在尋常百姓家,這師長就如半個父親,柳乘風愛護太子,想必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生出憤慨之心,腦子一糊涂,才出了這么大的錯。其實柳乘風的心也好的,就是這孩子太沖動了一些!

        張皇后一番話,直接將柳乘風的彌天大錯變成了小錯,可是道理上卻也沒有錯。

        朱佑樘沉默不語,語氣不禁緩和下來,道:“朕豈會不明白柳乘風的好意,雖然做事莽撞了一些,可是這心思卻是耿直的,只是這件事,沒這么容易。朕有時候也是身不由己。厚照,不如這樣,柳乘風現在在順天府,暫時就先讓他在順天府里關押著,可是尋個時間,去順天府的大牢里見見他,告訴他,令他不必慌張,朕在宮里自然保他平安,只是這件事還需要等個時機,眼下清議洶洶,只能委屈著他。還有一樣,他現在既然在獄中,也該面壁思過,趁著這次機會,好好的想想自己錯在哪里!

        朱佑樘從榻上站起來,負手踱了幾步,眼眸變得銳利起來,繼續道:“至于工部那邊的事,讓他不必再糾纏了,這件事只能大事化了小事化無,該說的,朕也說了,想必他知道該怎么做,你去吧!

        朱厚照聽了父皇的話,心知父皇這是打算關照了,嚴重的水霧還沒有揩干凈,便不由笑了起來,連忙道:“謝父皇恩典,兒臣這就去!

        說罷匆匆向張皇后行了個禮,告辭出去。

        朱佑樘看到朱厚照歡欣鼓舞又是雀躍而去背影,不由搖搖頭,對張皇后道:“朕的這個兒子,一點兒也不像朕,和那柳乘風一樣,性子都太不沉穩了!

        在張皇后眼里,兒子什么都是好的,自然為朱厚照辯護道:“沉穩有沉穩的好處,可是城府太深,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學著柳乘風有什么不好,痛痛快快,這才是丈夫!

        朱佑樘苦笑:“朕何嘗不想痛快,只是許多事牽一發而動全身,柳乘風他們倒是痛快了,倒是教朕為難!

        張皇后道:“陛下打算什么時候下旨意放了柳乘風?”

        朱佑樘一時也拿捏不準,說實話,他現在連正午的廷議都不敢召開,生怕到時候,又是排山倒海的彈劾,可是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文武百官們是什么德行他是知道的,現在工部鬧得雞飛狗跳,全天下的官員都是同仇敵愾,這件事要收場還真不容易。

        “朕需要一個契機,且將眼下的事放一放吧!敝煊娱逃趿丝跉,只能暫時先拖著,不敢立什么保證。

        …………………………………………………………………………………………………………

        還有五天,一個月又將過去,老虎能求一點月底的月票嗎?

        

        "  target="_blank">k">k">www.


  (http://www.690070.buzz/a/25/25254/5456307.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簑ww.690070.buzz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