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明朝好丈夫 > 第四百五十二章:出人意料

第四百五十二章:出人意料


        迎親的轎子終于到了午門,接了新娘,柳乘風傻乎乎地由一個禮部的禮官引著,按部就班地按著他說的話去做。

        用禮部的話來說,這一次公主下嫁,是曠古未有,一是朝廷賜婚,郡主升為公主,時間又倉促,一切的下嫁禮儀其實都是禮部重新擬定好的,而柳乘風要做的,就是按著禮部的意思去做就是了。

        不過這家伙確實讓禮官很是不爽,讓你怎么做,你便怎么做就是,偏偏還要玩花樣,迎親豈能佩劍的?偏偏這位駙馬爺說這是御賜的寶劍彰顯身份。讓他的紗帽上插一根錦雞毛,駙馬爺的臉子一擺,死活說頭上不能插雞毛,禮官一再解釋,這是錦雞,乃祥物瑞寶,柳乘風便說,你說破了天還是雞,無論如何也不肯插。

        沒法子,只能將就著,畢竟成婚的是別人家,你總不能綁了他按自己的規矩來做。

        在午門外頭等候了片刻,宮里便出了一溜兒人馬,新娘乘著步攆在無數宮人的擁簇下出來,隨即又從步攆中下來,換乘了轎子,那些吹拉彈唱的樂者便開始熱鬧起來,一時之間,鑼鼓陣陣,迎親隊伍開始返回。

        而在柳乘風新建的侯府里,在這一座占地數百畝的巨大建筑里,穿著新衣的小廝此時正在迎客,來往的多是公卿,這侯府外頭也被一隊隊從各親軍衛所里調來的護衛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幾乎每個客人進出都需出具請柬,隨來的扈從也需搜身。

        這也是為了安全起見,倒也沒人有什么怨言,畢竟出入的都是達官貴人,連太子殿下也早早地來了,與壽寧侯建昌伯在小廳子里喝茶閑聊。

        其余的官員人等也分為許多小圈子,親軍和親軍一起坐,文官和文官扎堆,大家各說各的,都在等新郎官把新娘接來。

        李東棟此時已是忙得腳不沾地,柳乘風下頭幾個心腹里頭,大多數都去忙了,唯有他最是清閑,如今他差不多成了這侯府的大管事,什么事都得他張羅,迎來往送的自是在所難免。臉上堆著笑,肌肉都要抽搐起來,有時忙得很的時候,直恨不得分出身去。

        他正在小廳這邊張羅著給太子殿下的茶水,外頭有人唱喏:“上高王殿下到!

        李東棟不敢怠慢,又飛快地去中門,只見上高王帶著七八個隨從走進來,朱宸濠此時也是強打精神,道了賀,李東棟只得硬著頭皮和他寒暄。

        朱宸濠似乎不想再糾纏下去,只是道:“駙馬還未將公主接來嗎?”

        李東棟道:“只怕快了!

        正說著,外頭隱隱傳出鑼鼓聲,李東棟精神一振,道:“來了……”

        整個侯府更加喧鬧,連那些小廳里安坐的王公貴族,此時也耐不住寂寞,紛紛出來觀看。

        …………………………………………………………………………………………………………………

        辰甲貨棧一下子出現了不少人手,這些人都是腳夫的打扮,由一個帳房模樣的人領著,足有百人之多,直接朝貨棧進去,一下子,周遭所有的探子都將心兒到了嗓子眼里,連對面茶肆里高坐的蕭敬,也不由抖擻精神,一雙眼眸,死死的盯住貨棧,手握著茶盞,權衡著什么。

        “公公,貨棧里頭有動靜了!

        “再等等看!笔捑吹氐。

        只是東廠的番子們在等,可是錦衣衛們卻是耐不住了,附近的錦衣衛都由陳鴻宇統領,陳鴻宇的人也在附近,此時看到不少人進了貨棧,生怕出事,立即大喝一聲:“拿人!”

        他一聲令下,便有梆子聲傳出,緊接著,從各處茶肆、民宅、街口,無數人蜂擁出來,向客棧包抄過去,許多人揚起了刀,嚇得街上的路人紛紛大叫,亂作一團。

        蕭敬見狀,不由怒罵一聲:“錦衣衛要壞事了!”可是此時錦衣衛既然動了,他也不得不做出反應,手里的茶盞狠狠的摔在地上,大叫一聲:“拿人!”

        街上又出現無數的番子,廠衛的人手足有上千之多,都是提著刀劍,一齊向那辰甲貨棧沖過去。

        蕭敬帶著幾十個番子,飛快下了樓,隨即向那貨棧走去,大量的人手已經將這兒圍的水泄不通,也已經有不少的番子和校尉沖了進去,蕭敬到的時候,陳鴻宇恰好也到了,蕭敬冷冷看了陳鴻宇一眼,并沒有說話?墒敲鎸@位東廠廠公,陳鴻宇就沒有柳乘風那邊淡然了,頓時覺得有了幾分壓力,邊大聲道:“隨本官進去!彼@一句話,是借以掩飾自己的心虛。

        蕭敬也淡淡地道:“走,進去看看!

        一行人轟隆隆地進去,在這寬闊的貨棧里,居然跪滿了人,這些腳夫幾乎一點兒抵抗都沒有,一個個跪在地上,口里求饒,更有一個管事模樣的人帶著哭腔道:“小人們冤枉哪,請老爺們明鑒,小人只是奉東家之命,帶人來提貨的!

        蕭敬已經生出了不妙的念頭,而陳鴻宇看到里頭堆積如山的貨物,大喝一聲:“搜!”

        許多校尉涌過去,把一箱箱貨物抬出來,用刀把封存的貨物撬開,貨箱之中并不見什么刀劍、火銃,只有稻草覆蓋的瓷器……其余人紛紛去撬箱子,幾乎所有的貨箱都是如此。

        這一下子,所有人呆住了,陳鴻宇這時候不禁道:“蕭公公,不是說這里藏了武器器械嗎?”

        蕭敬臉色一寒,并不去理會陳鴻宇,而是尋了那跪在地上的管事喝問道:“這貨棧,你們是何時租下的?”

        管事膽小,魂不附體地道:“就是前幾日租下的,是咱們東家和一個江西來的客商交易,直接付了錢買下整整一貨棧的瓷器,我家東家打算把這批貨物販去遼東,過了年就動身,誰知昨日有個客商說是急需一批上好的景德鎮青瓷,愿意高價收購,還說要咱們把貨物運去北通州,定金都已經付了,老爺便連忙叫小人來取貨,誰知……誰知……”

        蕭敬深吸了口氣,隨即冷聲道:“來人,在這貨棧里再搜一搜,肯定還有貓膩!

        數百個番子、校尉此時也顧不得什么,紛紛開始搜查起來,過了片刻,有人大呼一聲:“快看,這里有地道!

        蕭敬連忙過去,果然看到這里已挖出了一個地道,他寒著臉:“叫個人去,看看這地道通去了哪里!

        一個番子跳下去,過了片刻之后又返身回來,稟告道:“公公,地道已經封死了!

        蕭敬道:“既然挖的是地道,倉促之間,只怕也挖不了多遠,這地道的下一個出口一定就在附近,來人,去搜查附近的貨棧,挖地三尺也要找出來!彼铝嗣,一群人蜂擁應命去了,不過校尉們卻是沒有動,蕭敬正色著對陳鴻宇道:“陳千戶,只怕我們就算找到了地道口也已經遲了,或許這些亂黨已經取出了武器,你立即帶著人加強迎春坊的警戒,萬不得已的時候,只得請京衛調兵遣將!

        陳鴻宇陰沉著臉,立即帶著人出去,此時也不是推卸責任的時候,若是有數百個亂黨突然在迎春坊鬧事,又攜帶著武器,后果是災難性的。

        蕭敬則是站在這貨棧里,眼眸中掠過了一絲復雜,他已經明白,自己中計了。亂黨是把武器都運到了辰甲貨棧沒有錯,可是他們卻以極快的速度挖了一條地道,把武器都取了出來,再運進來一批瓷器,接著再將瓷器轉賣出去,昨日的時候,又派個人花大價錢收購,這盤下了貨物的商賈不疑有他,自然今日叫人來提貨了。亂黨的算計,幾乎每一步都無比的穩健,既將廠衛的所有人手都吸引在了辰甲貨棧這邊,同時提貨之人進了貨棧之后,又完全打亂掉了廠衛的部署,讓廠衛的人手,從暗中浮出了水面。

        “這些亂黨,果然好算計!笔捑床挥尚睦锇盗R一句,可是此時事情緊急,他有預感,亂黨下一個步驟,一定更加兇猛,而廠衛幾乎都被這些亂黨牽住了牛鼻子,處處處于被動。

        “公公……”一個番子飛奔而來,氣喘吁吁地向蕭敬稟告道:“附近的辰丁貨棧發現了地道了出口,只是里頭的貨物已經一掃而空了,據說在一個時辰之前,就有人把那里的貨物全部提走!

        蕭敬倒吸了口冷氣,這些兵器已經送了出去,想必這個時候在迎春坊某處,亂黨們已經人手拿到了武器,要出大事了。

        他立即道:“所有人聽令,全部的人手都散布在迎春坊四處,小心聚寶樓,立即傳雜家的命令,請京衛調兵支援!”

        ………………………………………………………………………………………………………………

        最近兩章的更新都很郁悶,挖坑容易填坑難呀,哎,雙倍月票最后一天,有月票的同學支持一下吧。(未完待續)

        "  target="_blank">k">k">www.


  (http://www.690070.buzz/a/25/25254/5456487.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簑ww.690070.buzz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