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明朝好丈夫 > 第四百七十三章:弒君

第四百七十三章:弒君


        婁封呵呵一笑,不再說什么,道:“既然如此,那么老夫也不說什么,廉州侯說的不錯,既要要查,自然是一視同仁!

        柳乘風心里松了口氣,這個婁封在他的印象中還算不錯,這樣一來,要查起案子來就輕易了許多。

        他起身道:“那么下官就告辭了,婁大人若是有什么消息,盡管給下官下條子就是!

        他從京衛衙門出來,這一次出奇的順利,原本以為自己一個錦衣衛僉事調動京衛衙門難免會讓人心生反感,而這位婁都指揮使似乎心胸還算開闊,至少不會惹來什么麻煩。

        柳乘風走后。

        婁封笑吟吟的喝了一口茶,一個儒衫綸巾的人從耳室里碎步出來,笑吟吟的道:“大人,這個柳乘風,似乎很有趣!

        幾乎每個衙門的主官,都有幾個幕僚,而這些人往往是最親信之人,從耳房里出來的這個讀書人,年約三十來歲,做婁封的兒子也都足夠,可是舉止氣度,隱含著幾分老成世故。

        婁封撇了撇嘴:“這樣的人性子剛烈,咄咄逼人,和他頂撞落不到什么好結果,退一步卻能海闊天空。是了,這柳乘風的背影,調查清楚了嗎?”

        “大人,已經調查清楚了,這個人的身世……有些可疑……”

        “嗯?”婁封眼眸中掠過一絲精光,道:“你繼續說!

        這幕僚淡淡的道:“按理說,此人的戶籍應當是在京師,可是后來查了一下。此人原本是就南昌人,曾祖曾是南昌府名士。父親也曾中過舉,后來仕途無望,便在寧王府名下的田莊里做了莊客!

        所謂莊客分為兩種,一種是佃戶,另外一種卻很是高級,說白了就是幕僚。

        婁封聽了眼眸掠過一絲狐疑,繼續道:“你繼續說!

        “此后。卻不知發生了什么變故,其父辭了寧王府的差,帶著這柳乘風到了京師,后來這柳乘風中了秀才,倒也聰明伶俐,只是又不知什么原因。被人革了功名!

        婁封深吸一口氣。道:“這事兒可靠嗎?”

        “千真萬確!

        婁封陷入了深思,隨即淡淡的道:“再去查一查,還有,方才那柳乘風叫咱們盯著宮里,說是宮里有人私通亂黨,讓禁衛們也去查一查,有了結果。立即報來。無論如何,他畢竟是個欽差,咱們不能怠慢!

        “是!

        ……………………………………………………………………………………………………

        夜里。

        靠著迎春坊,燈火繁星之下,那孤獨的院落里,琴音綿綿,左鄰右舍之人,都知道這院落里住著一位雅人。偏偏這位近鄰除了偶爾彈琴攪動了這清靜之外,從不與人打交道。有人傳言,此人可能是京師里的王侯。在這里買下了別院,專供外室安居,因此盡量與人接觸。

        也有人傳言,說這院落的主人乃是外地來趕考的秀才,每日關在家中用功苦讀。

        雖然有許多的猜測,可是到底是什么情形,卻是誰也不知,這種事只能當作談資,還真沒有人去一探究竟,畢竟聚寶樓出現之后,幾乎所有人都變得忙碌起來,生活的節奏明顯比之從前加快,這個時候,鄰里是什么人,大家多是漠不關心。

        別院的廂房里,余音繚繞。背著窗的老者揚起了揚起了撫琴的手,這時是傍晚,房里并沒有點起蠟燭,那一張連隱在昏暗中,看不真切。

        他盤膝坐在小塌上,隨即拿起了邊上桌幾上的茶盞,輕飲一口,隨即闔目回味。

        坐在他下首的,似是一個戴著烏紗的官員,他低垂著頭,一直沒有做聲。

        “定弦和尚這個人,聰明有余,而謹慎不足,自持有幾分聰明,遲早要招致大禍,所以老夫一而再的說,這個人不能輕信,可是明王那邊,卻對他信賴有加,若不是這次當機立斷,只怕咱們早已死無葬身之地了!

        老者在昏暗之中,淡淡的道。

        那一雙眸子中,掠過一絲冷意。

        “可是現在,咱們仍有麻煩,和尚死時,差點透露出了咱們的行藏,宮里肯定要全力搜查,遲早也會讓他們查出點東西出來。那個柳乘風,今個兒去了京衛衙門,他去京衛衙門做什么?多半就是為了追查咱們明教的事,想必宮里也已經有了懷疑,在宮里,在朝野里,都有咱們的人,任他們這樣查下去,遲早會查出點兒東西,到了那時可就糟糕了!

        戴著烏紗的人小心翼翼的道:“先生可有更好的法子?”

        老者語氣平淡,哂然一笑道:“法子?明王早有交代,我們在京師,要做的就是渾水摸魚,想盡一切辦法,把這京師攪亂。說實在的,當今皇上圣明,比起先帝不知勤政了多少倍,咱們在京師,已經沒有多少作為了,現在又多了個柳乘風,四處緝拿我等,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

        “所以老夫決定,明年年底的時候,就致仕回鄉,這里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啊……”戴著烏紗的人不禁驚道:“若是先生就這么走了,明王的大業該怎么辦?”

        老者道:“老夫不是說,是明年年底的時候再走嗎?臨走之前,自然要弄出一番動靜,老夫此前就說過,現在阻礙明教大業的,只有當今皇上,唯有對皇上動手,明王殿下才有機會?墒悄銈兡,哼,不聽老夫之言,總是小打小鬧,能有什么出息。所以,刺殺皇上的事,已經勢在必行,要及早做好準備,在那柳乘風查出我等之前動手!

        戴著烏紗的人深吸口氣,弒君……

        雖是明教,雖然是膽大包天,可是自古以來,弒君能夠成功的一只手都能數的過來,更別提是刺殺了,這件事一旦敗露,那就不是好玩的。

        老者冷笑道:“現在無論是宮里還是那柳乘風,肯定以為我們這些同黨在定弦和尚束手之后,肯定會驚慌失措,不敢再有任何行動,老夫偏要反其道而行!

        “只是,為了以防萬一,咱們還需將柳乘風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同時,也要盡量讓咱們在宮里的人靠近皇上,這事兒你來辦,去,讓那柳乘風發現點兒什么!

        戴著烏紗的人深吸口氣,道:“請先生示下!

        “成化年間的時候,那時候咱們不是打算派一隊人潛入宮中弒殺成化皇帝嗎?不過后來明王殿下卻是制止住了,說是這成化昏庸無能,殺了反而阻礙了咱們的大業,這個計劃,此后也就擱置下來,可是咱們的布置仍然還在,既然如此,那么不妨讓那柳乘風查出點什么,讓他順著那根線查過去,我們呢,布置我們的,明教經營了這么多年,尤其是在京師,仍有許多可用的力量可以調用,現在咱們是狗急跳墻,也不必有什么避諱了,把話兒傳下去,咱們只做這一次,事成之后,所有人撤出京師,大家也不必有什么顧忌!

        “這件事,是不是要知會明王殿下一聲!

        老者沉默。

        良久……

        他撥動了一下琴弦,隨即道:“明王殿下是對老夫不放心啊……”他神色黯然的繼續道:“正是因為不放心,所以才會讓這定弦來京師,明里說是協助老夫,其實是監視而已,可是這定弦和尚,自以為有明王殿下撐腰,做出這等蠢事,差點壞了教中大業,所以這一次,不必請示寧王,事敗,老夫自會以死給明王一個交代,事成,明王定會大喜,不說這個了,你放手去做就是!

        他吁了口氣,下了逐客令,戴著烏紗的人告辭而去。

        而老者又撫弄起琴弦來,片刻之后,有個管事進來,道:“梁大人走了!

        老者淡淡的道:“這個姓梁的未必可靠,他是右護法的人,所以我們還得提防著他,現在京師里的事老夫都交代他去做,若是出了事,就讓他來做這擋箭牌,我們呢,做我們自己的,記著,姓梁的布置刺殺事宜的時候,我們自己也要有所布置,讓他來做這急先鋒,我們渾水摸魚!

        管事躬身道:“是,老爺!

        老者顯得很是疲倦了,嘆了口氣,道:“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老夫只怕再不能做一個閑人了,所有的布置,都要報到老夫這里來,這一次,老夫再不能出一點兒差錯!

        管事的道:“老爺當真不請示明王,殿下若是心生不滿,只怕……”

        老者冷笑:“老夫自有老夫的主張,你不必理會,有些事該說的可以說,不該說的你也不必問,朝廷里有忠奸之分,可是在咱們明教里頭又何嘗不是如此,老夫在京師經營多年,在總舵那里,肯定有人在殿下面前進讒,所以這一次,咱們再不能受他們節制,事成之后,再去理會他們!

        ………………………………………………………………

        (未完待續。。)

        "  target="_blank">k">k">www.


  (http://www.690070.buzz/a/25/25254/5456518.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簑ww.690070.buzz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