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明朝好丈夫 > 第六百五十四章:寧王爛屁股

第六百五十四章:寧王爛屁股


        到了六月初的時候,天氣已經轉好,靠著迎春坊如今多了一條街道,這街道因為臨著迎春坊,來往的客商多,因此整整一條街都是酒肆、茶坊。

        狹隘的街道上,行人如織,兩邊的茶坊早已客滿了,F在的京師已經和從前大不如前,但凡是窮苦人家,多是進了作坊做工,尋常也極少見到潑皮閑逛之人,唯一還有這閑心的,只怕也只有一些家境較為富裕的讀書人。

        每日清早的時候,這些人多會約上好友到這兒來,這里與迎春坊雖然只是一墻之隔,可是迎春坊的茶水價錢和這里卻是不一樣,往往迎春坊那邊茶酒價錢是這邊的兩倍,那邊吃茶吃酒的多是一些談生意的商賈,自然也不在乎這么點兒銀子,而讀書人們不同,也不必講這個排場,在這里也足夠了。

        往往這個地方是各家報紙賣的最火的,于是一個個各家報館的報童則是在街外頭招攬生意,各家茶坊和酒肆都有規矩,閑雜人等不得進來,要賣報只能到到街上去賣,不得打擾里頭的生意。

        不過有一家報館卻是例外,那便是京師的第一家報館學而報,但凡是賣學而報的報童,無論是哪家酒肆和茶坊都可以隨意出入,這就是為什么學而報的銷量能獨占鰲頭的重要原因之一,既因為出得起更高的潤筆費而能出各種精品的好文章,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們的推廣可以做到無孔不入。

        學而報之所以有這樣的特權,卻也不是沒有理由的,一方面掌柜的都知道,學而報素來受人喜愛,讓人進去兜售,也可以省了不少酒客、茶客出去上街購買。當然最重要的原因還不是這個。而是因為天下人都知道學而報的東家是柳乘風。柳乘風是什么人?那可是財神爺,據說有不少商賈買了這位財神爺的金身,放在店鋪里頭招財。且不說這財神爺的塑像與柳乘風像不像,但是至少有一點可以確認,雖說這柳乘風在朝中未必受人待見?墒窃谏藤Z們心里,卻是神明般的存在。既然是廉國公辦的報紙,當然可以暢通無阻,你擋了財神爺的財路,還指望著能發財嗎?

        茶肆里已經高朋滿座,大家各自點了茶,磕著瓜子,吃著糕點,又開始閑扯了。反正都是閑人,關注的東西自然也多,除了偶爾說些士林的趣聞。做做詩、喝喝茶之外。話題總是免不了轉移到最新的時文上頭去。

        學而報的報童已經上了樓,背著一大兜新鮮出爐的報紙發售。大家也都愿意買上一份,便各自一邊喝茶一邊看報,今日學而報的文章也不能免俗,頭版就是關于寧王的消息。說是據知情人透露,這個知情人的字眼就值得玩味了,天知道有沒有這個人,不過人家既然信誓旦旦的說了,大家也不會起什么疑心,更不會對報紙抱有什么懷疑。透露出來的消息是,錦衣衛內部已經開始下達了命令,但凡有人敢再言寧王父子之事的,都是詆毀王室宗親,錦衣衛必須監聽起來,誰敢胡說八道,立即緝拿。

        這消息傳出,整個茶館頓時便炸開了鍋。

        該死的錦衣衛,該死的寧王,真是膽大包天了,這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難道這錦衣衛還敢興大獄不成?

        若是換了尋常的百姓,見了這消息,只怕早已嚇得不輕,再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議論這種事,可是這里大多數都是讀書人,且身上多多少少有些功名,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是年輕人,年輕人有一個特點,就是往往有勇氣,同時也容忍不了羞辱,他們所向往的先賢未必才高八斗,可是有一條,這個偶像必定具有一身正氣、鐵骨錚錚。

        現在倒是好了,那該死的寧王與錦衣衛勾結,想要禁止百姓談論寧王父子的丑事,不但把意林報館的人拿了,而且還下達這等禁令,這簡直就是丑惡之極。

        啪……

        茶樓里頭,一個年輕的秀才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桌上,傲然的抬著頭,用沉痛和不屑的口吻道:“寧王可惡,他有臉皮做出這等丑事,卻害怕天下的清議,他不要臉皮,難道還要叫咱們都成啞巴不成?還有那錦衣衛,為虎作倀,替那寧王遮羞,也殊為可恨。學生趙承,愚昧不才,可是是非好歹卻是分得清,嚇,錦衣衛不是要來拿人嗎?那敢情,我趙承今日就在這里議論那寧王父子的惡行,非但要議論,還要在這里破口大罵,這里頭可有廠衛的人嗎?有的話就站出來,把我拿去詔獄好了!那寧王想要我等道路以目做不到,可是想要咱們的性命,那么今日就不妨給他也罷!

        他一番大義凜然的話,頓時引起了茶肆沸騰起來,無數人拍掌叫好,有人紛紛打聽這趙承的姓名,目光中對趙承充滿了仰慕,更有人拍案而起,道:“趙秀才這一身錚錚鐵骨真叫人佩服,先生說的不錯,這茶館里可有廠衛的狗腿子嗎?有本事就站出來,我倒是要瞧瞧,他們敢不敢拿人!

        大家都是有功名的人,錦衣衛越是對他們打壓,他們倒是巴不得,有人打了頭,所有人都義憤填膺的大呼小叫,以至于整條街道都沸騰了。

        ……………………………………………………………………………………………………………………………………

        北鎮撫司。

        匆匆而來的幾個校尉緊張的進了值房。

        李東棟此刻正與柳乘風喝著茶,外頭有人通報,道:“大人,大事不妙了!

        不妙……李東棟心里打了個突突,抱在手里的茶水不得不放回茶幾上,看了柳乘風一眼,皺眉道:“大人,莫非又出事了?”

        柳乘風卻是一副危襟正坐的樣子,淡淡的道:“天還能塌下來,不必怕,讓人進來吧,本官倒是想看看,這天子腳下還能出什么事?”

        李東棟卻沒有柳乘風這般自在,不免心里有些擔心,等到外頭的校尉進來,這校尉也不含糊,自從柳乘風上任之后,就最討厭那些繁文縟節,所以現在北鎮撫司的風氣也變了不少,校尉直截了當的道:“大人,許多地方鬧起來了,不少人在街上散發傳單,還有人四處寫詩,貼在大街小巷,在迎春坊人多熱鬧的地方,有一群讀書人在那兒大叫……大叫……”

        “大叫什么?”柳乘風氣定神閑的問。

        可是李東棟就顯得有點兒緊張了,讀書人鬧事這可是朝廷極為忌諱的事,一個不好,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校尉道:“他們說,說寧王爛屁股,還說錦衣衛為虎作倀,說寧王不要臉,還要咱們錦衣衛把意林報的人全部放出來……”

        “大人……”校尉一邊說,一邊從袖子里掏出一份廢紙團來,小心翼翼的交到柳乘風手上,道:“大人,這是咱們從墻上撕下來的,請大人過目!

        柳乘風打開,卻是一行打油詩,其中自是諷刺寧王有斷袖之癖,說這寧王爛屁股之類的話。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較為激昂的文字,說是古有諸侯失禮而失侯,這寧王雖然是皇親國戚,可是所作所為,有傷天德,要求朝廷嚴懲云云。

        柳乘風看了,肚皮都快要笑爆開來,這些讀書人倒是頗為有才,錦衣衛越是禁止他們,他們就鬧得越兇,一個個都是等著錦衣衛來抓的嘴臉,就比如在這紙團里頭的打油詩,在下首還落款了幾個字,說是學生嶺南楊謙,常住朋云客棧云云……

        這擺明著是告訴了柳乘風他的姓名和住址,就等錦衣衛去拿人,這種一副求之不得的姿態,既讓人覺得大膽,又讓柳乘風覺得可笑又幽默。

        “有點意思……”柳乘風一邊說,一邊將這廢紙團交給李東棟去看,李東棟看的目瞪口呆,實在是無言以對。

        “這些紙團現在在街坊各處有許多嗎?”柳乘風問道。

        下頭的校尉苦著臉道:“到處都是,都是叫罵的,十之都簽署了自己的大名上去。據說今日許多地方的紙張都賣斷貨了,有些手頭不寬裕的讀書人,就拿廢報紙來寫,跑到街上去粘貼,大人,現在滿京師都在鬧,咱們錦衣衛是不是……”

        李東棟卻是道:“不得彈壓,對讀書人只能松不能緊,否則還不知道要鬧出什么事來。大人,眼下還是息事寧人的好,再鬧下去,天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

        柳乘風卻是繃住笑,故意擺出一副正兒八經的樣子來,道:“這個嘛……可是讀書人這般議論皇親國戚,卻也很是不該嘛,息事寧人,別人還道咱們軟弱可欺,事情是小,臉面是大啊,不如這樣吧,這事兒暫時就這么著,不去彈壓,可是也不能示弱,且看看這些讀書人能玩出什么花樣!

        ………………………………………………………………………………

        第二章送到。

        {www.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http://www.690070.buzz/a/25/25254/5456793.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簑ww.690070.buzz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美人捕鱼游戏下载